我的喉咙里的东西

我总是没能对亲近的人摆出一副快乐的,无忧的,轻松的脸孔。一到了他们身边我就只想大哭只想质问他们我真的很不开心为什么你不知道。我把所有的好脾气把所以的行动力和照顾人的能力都给了别人,一些不甚熟悉的或者是三言两语百眼千语的“朋友”。我的一切想哭想发脾气的情绪都给了我最亲近的人,我最爱的人。

评论
 
© 鼓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