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那些时间都流走了,不过的确是流走了,像是只开一瞬间的花,我没能将在它一个特定的时间保存下来,甚至这朵花还没有开到最盛,便因为我的失落或者是他人的阻挠而凋谢了,纵然我再想要让它重开时,好像没有那朵花万分之一的美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再没有那样的心血可以来浇灌它了。我只能承认了且回味那朵花的美丽,一遍遍咀嚼那朵花的盛大。咀嚼到了最后好像没剩下什么了,我好像把这朵花忘记了。

评论
 
© 鼓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