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高血糖 我的错
我不开朗 我的错
我阴暗 我的错
我发脾气 我的错

喉咙

我想热烈的将我的爱意袒露出来,但我的喉咙,我的喉咙。

我的喉咙里的东西

我总是没能对亲近的人摆出一副快乐的,无忧的,轻松的脸孔。一到了他们身边我就只想大哭只想质问他们我真的很不开心为什么你不知道。我把所有的好脾气把所以的行动力和照顾人的能力都给了别人,一些不甚熟悉的或者是三言两语百眼千语的“朋友”。我的一切想哭想发脾气的情绪都给了我最亲近的人,我最爱的人。

好像那些时间都流走了,不过的确是流走了,像是只开一瞬间的花,我没能将在它一个特定的时间保存下来,甚至这朵花还没有开到最盛,便因为我的失落或者是他人的阻挠而凋谢了,纵然我再想要让它重开时,好像没有那朵花万分之一的美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再没有那样的心血可以来浇灌它了。我只能承认了且回味那朵花的美丽,一遍遍咀嚼那朵花的盛大。咀嚼到了最后好像没剩下什么了,我好像把这朵花忘记了。

出本,三本都是律大的,分别是尽头歌(30)、A77(50)、the world+理想乡 (50九成九新基本只翻阅过一次。还有一本是斯巴达的追梦时刻,非常甜本。(10)
全部带走的话包邮包到天涯海角。可走闲鱼。

出本,一本恋一本百日源藏,均只翻阅过一次,九成九新,两本包邮到天涯海角。

我在浪费生命包括未来的很多年,都在让我的灵魂飘荡不安,它跃跃欲试又猝然平息,它焦躁不安却又麻木不仁,它无法全部忠于它自己,它总是带着审视的目光,它总是向往又渴盼。

妈的傻逼

懒死算了

我不清楚未来是什么,但是我想好好把握现在。我想保持清醒,又觉得人太容易被煽动了。情绪被人拿捏在手中,肆意拿捏,嘴巴里说出来的,想表达的,说出来是否不一样了,传到别人耳朵是不是又变了意思。每个人的感知是不一样的,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点。能完全感知到你的人,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你只是作为一个孤独的个体存在于人间。我想要遇到能感知我的。能在双眼交付时同时感知到对方。

 
© 鼓動 | Powered by LOFTER